手机模式
首 页 新闻中心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法院文化 互动交流 四川法院
  当前位置:首页>法院文化>先进典型
我是牧民的儿子 愿做一抹微亮的光 照亮生我养我的草原
—记阿坝县人民法院法官秋灯
发表日期:2019-06-28 来源:阿坝州中级人民法院 作者:王和斌 刘鑫

时常在想,我们终其一生,到底给世界留下了什么。臧克家在诗里写到,“有的人活着,他已经死了;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”。新年伊始,我在阿坝县人民法院从众人口中去拼凑那些细枝末节,得以见证何谓平凡中的伟大。

 

初闻秋灯

19637月,秋灯出生在阿坝县的一个普通的牧民家庭,自幼丧母,家境贫寒。童年里,失去母亲的秋灯总是被孩子们嘲笑,老实巴交的父亲在受人欺负之后总是忍气吞声。懂事的秋灯一心发奋读书,希望长大后能为像自己和父亲一样的牧民伸张正义。

1984年,中专毕业的秋灯当上了乡村医生,可他始终没有放弃“正义”的梦想。行医之余,他专注于法律知识的充实,泡在法律书堆里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1985年,秋灯凭借扎实的法律基本功,被调入阿坝县人民法院工作。

在法院工作一年后,秋灯主动向院党组递交申请,要求到牧区法庭工作。“我从一个牧民的儿子成长为一名光荣的法官,深受党恩。党培养我不容易,我想去牧区,为我的家乡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。”人事档案里,秋灯的申请书纸张已泛黄,字迹依然清晰。

阿坝县麦尔玛法庭辖区面积广,山高路远,交通不便,秋灯去了那里。“出行基本靠马,沿途自我嘻哈,工作隔空喊话”,这是秋灯对当时工作生活环境的总结。

在那里,秋灯一待就是12年。

乡村医生、书记员、助理审判员、审判员、副庭长、庭长、副院长、审委会委员、审判团队负责人……这每一步,秋灯都走得坚实。

30多年来,秋灯经手办理的案件,没有一件案件超审限审理,没有一件当事人上访缠访案件,没有一件发回重审与改判,没有一件错案。

2017 12111430分,阿坝县人民法院原党组成员、副院长、四级高级法官秋灯,拿着厚厚的审理报告到院审判委员会评案室汇报案情,这是他退休之前的最后一件案子。

谁也不曾料到,在汇报案情的过程中,秋灯突发脑溢血,倒在评案室办公桌上,被送往医院后抢救无效于13日凌晨逝世,享年54岁。

惊闻噩耗,曾经的同事们不愿相信,高原上的农牧民群众不愿相信,家人更是无法接受……

“灯,也寓意着夜晚的灯,一盏爱的灯……”同事泽郎卓玛在悼念散文中写到。

“总觉得不过是一场梦,一场怎么也醒不了的梦。”大女儿仲尕吉在朋友圈这样缅怀父亲。

秋灯走了,身后留下的是他对未尽审判事业的遗憾,是他对家人同事的无限挂牵,是他对农牧民群众的永远惦念。

自从到法院工作以来,秋灯视审判事业为生命,视领导同事为家人,视群众为亲人,坚守清正廉洁本色,一生扎根基层,一心守护高原,用短暂厚实的生命诠释了一个党员的使命、一名法官的忠诚。

与秋灯的二三事

都说字如其人,秋灯是人如其名,他就像秋夜里一盏透着橘色暖光的灯,在瑟瑟潇风中把黑夜照亮,静谧又温和,淡淡的,暖暖的。

他,到底是个怎样的人?才会让人们不约而同沉浸在悲痛与惋惜中。 

“他真的很好,你想不到半点他不好的地方,哪里都好,没人能说出一点点他的不是。我和他认识几十年,连脾气都没见他发过……”

“我刚参加工作就跟着他做事,你让我讲他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,我真的想不起来,但是他确实在各方面都影响了我,让我成长……”

阿坝县法院会议室里,秋灯生前的同事围坐在一起,聊着这个让他们万分不舍的人。

“他很认真,我们88年在牧区当同事,时常下乡,还得到处借马,不管走到多偏远的地方,哪一个村有哪一户基本情况是什么,他都记得”;“他很负责,法院审理案子会经常遇到汉语水平不高的群众,已经当上副院长的秋灯还会主动承担法庭翻译工作;年底结案工作繁忙,书记员忙不过来,不擅长电脑打字的他会一个字一个字询问拼音,自己录入各类报告,绝不耽误工作”;“他很细心,带着单位年轻人出差,衣食住行各方面都会反复交代,还会亲自上手带着大家熟悉工作流程,事无巨细”;“他很孝顺,每周都会去看望自己年迈的舅舅,就算出差,也能听到他温柔地给舅舅打很长很长一通电话……”他的同事扎新措、多吉东周、华尔丹、宋邓达尔杰等不停地回忆着和秋灯相处的点点滴滴。

有一位秋灯办理过的案件的当事人还告诉我们,90年代初,就曾见过秋灯一次。那时秋灯来见自己的哥哥,当事人时任某乡乡长,吃饭时无意聊到自己乡上一户贫困户的情况,第一次见面的秋灯立马掏出两百元(相当于当时一个月的工资)交给这位乡长,说自己能做的不多,希望把这笔钱交到贫困户手上。后来没想到自己也有案件到了秋灯手上办理,他公平公正,不讲往昔情谊,自己竟也是一点怨气都提不起来,觉得那本就是秋灯该有的样子。

 

工作生涯唯一的“未完成”

去年7月,秋灯向党组提交了辞去领导职务的报告,宋邓达尔杰接了秋灯的班,还有许多案件未处理完的秋灯立马就腾出自己的副院长办公室,主动搬去一间小办公室。

1211日,是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项工作,是他办的最后一个案子,我清楚的记得那天中午他很早就到办公室,还在整理案情报告和同事提前准备材料。下午两点半,他就坐在我斜对面那个位置,一开始陈述案情的时候他都很正常,思路很清晰。后来大家在探讨细节时,他的回答有些表达不清,甚至都不说话。”宋邓达尔杰心想他自己办理的案子不可能不清楚细节。

秋灯突然站起来又坐下,表情有些不自然,宋邓达尔杰才察觉了异样,准备扶他回办公室休息。那时才发现秋灯已经双腿无力,说不出话来。同事们赶紧背他下楼将他送往医院……

“我们都想着他还会醒过来,就算是偏瘫,人也还活着。没想到他就这么走了,什么话都没留下。”宋邓达尔杰语速很慢,头埋得很低“其实我们应该早就想到,该劝着他不让他这么拼。”

原来在艰苦的自然环境里长期超负荷的工作,秋灯患上了多种高原易发性疾病:高原性红细胞增多、糖尿病、高血压等疾病。家人和朋友们反复劝说他要注意休息,不要太拼命,他总是回答“我知道”。

早在78年前,秋灯作为审判长在宣读判决书时就曾发病,那一次他坚持着念完了判决书,没想到这一次……

在秋灯的办公桌上,还放着他生前办理的最后一件案子的判决书,这成为了他这一生唯一一件未办理完成的案子。秋灯走了,他的办公桌还保持原样,同事们都觉得他还活着,就像他初到法院工作一样。

未能赴约的生日宴

我在努力拼凑秋灯形象的同时,也忍不住发问,人人都说他好,世界上真有这样的人存在吗?同事们都笑了,有啊,就是他啊。从来没见过他发脾气,也没见过他和任何人闹不愉快,做任何事都一丝不苟尽心尽力,就是个典型的老好人。

我一度以为,秋灯是个一心扑在工作上的人,同事和朋友看见了他的好,也许对家人还是有所亏欠的吧。不然一个人怎会如此完美?直到我见到他的大女儿仲尕吉,才由衷的对秋灯肃然起敬。

仲尕吉在阿坝县麦昆乡司法所工作,妹妹如今在阿坝县财政局工作,也是一边工作一边备考准备到法检系统工作。从小到大,秋灯在姐妹俩眼中是严父,也是慈父。

仲尕吉小心翼翼地捧着那个文件袋,一件一件地整理着秋灯的物品,抽泣着,双手颤抖。她看着爸爸的遗物,那些被仔细整理收拾好的徽章、结业证书、工作笔记等等。她说:“从小到大,他很宠我们,总是在尽自己的努力给我们最好的。工作中也是那么的帅,我有一个多值得骄傲的爸爸啊。”

当再次翻出父亲的照片的时候,她捧在手心里,泣不成声。“我真的不是成绩特别好的那种人,考试前爸爸会陪着我们复习,每天早上6点就叫我起床看书。哪怕考上了,他也会时常给我讲很多专业知识,工作中遇到很多拿不准的问题,他都会很认真的给我讲……”

“有多大本事就做多大的事”这句话姐妹俩听父亲从小说到大,到参加工作了,秋灯还是不停地在向女儿交代为人处世的道理。“自己没做好,受罚受批评都是应该的,不可以去抱怨”“千万不可以有害人之心,要尽最大的努力做好自己本分之事”……

原来,秋灯病发入院的那天,是仲尕吉28岁的生日聚会。仲尕吉一边抽泣一边埋怨自己,“其实我的生日是前一天,但是那里新开了家饭店,我就说一家人一起去试试新口味。那天我都准备去订的包间在准备聚会的事了,就接到妈妈电话说爸爸脑溢血住院了……”

犹如晴天霹雳。赶到医院后,父亲已经昏迷不醒。经过一夜的抢救,血压降下来了,病情稳定了。没料到,12日,秋灯的病情加重,13日凌晨永远地离开了……

“近36个小时,爸爸一直昏迷,直到离开,一句话都没有说。我知道,他一定有好多好多话想说……”仲尕吉回忆说,父亲身体一直都不大好,每次她和母亲都要再三劝说,父亲才肯去医院看病,而每次都是做完检查、拿些药就又回到工作岗位上。

逝世的前一天,秋灯刚从都江堰出差回来,病体疲态尽显,家人劝他休息两天再研究案情。他说:“我坚持一下没问题,年底了,尽快审结手上的案子,心里踏实点。”

就是这一次“坚持”,成为了秋灯生命中第一次不完整的“坚持”,也是他审判生涯中最后一次“坚持”,更是让家人遗憾终生的“坚持”……

连日来,仲尕吉对父亲的思念没有减弱一丝一毫,她始终不肯相信,自己的生日聚会竟成了一家人再也无法团圆的晚餐,父亲,就这样离开了。

永不熄灭的灯

我想起近来很火的一部电影《寻梦环游记》,人死去后并不会真正离开,只要还有人想念着他便会长久的以另一种方式陪伴着我们。

在秋灯的笔记本扉页上写着这样一段话:“翻山越岭、驰骋草原;席地而坐、围圈审理。每一次脚蹬,每一下颠簸,每一场交谈,都是为牧区人民留下的正义的轨迹。圆梦家乡,圆梦法官,此生无憾!”对仲尕吉和妹妹泽让卓玛来说,父亲的这些话值得她们用一生去体会和学习。

秋灯走了。这一天,代表法官一生荣誉的“荣誉天平奖章”刚通过省高级人民法院审核。他,也是其中耀眼的一枚。然而,他再也无法亲自领取……

秋灯生前一贯简朴,离开后家人朋友尊重他的意愿,连告别仪式都不曾举行。

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,一束光穿破黑夜。他那些生活中,工作上,那些如潺潺溪流温婉的点点滴滴,那些坚持,那些负责,那些认真,那些善良,那些一丝不苟,也将成为一盏永不熄灭的灯,照在我们人生踽踽前行的路上,激励着每一个人不忘初心,继续前行。

三言两语又何以道尽一个人的一生,在此次采访中,越听下去,越是震撼。

他是一个不爱张扬的人,评优还会主动让给年轻人,不喜争功与表现,兢兢业业只爱埋头苦干。他是一个善良和蔼的人,从来没有所谓领导架子,待人总如兄长,如挚友,不会给人半点负面情绪。

就是这样一个人,也许他也偶尔会有负面的小脾气,可都被他那些好被那些光覆盖变得微不足道,没有人会记得会计较;就是这样一个人,他低调,把自己藏匿在人群中,留下的影像资料少之又少,却还是闪着微光,结结实实的给无数人心上留下了重重的烙印。

如同那句诗,只要世间还有人吟诵我的诗篇,这诗就将不朽,永葆你芳颜。

秋灯走了,但并不会就此离开。天神为穹庐镶上钻,不就是那盏引我们前行的灯吗?


  上一页新闻 【打印】   【返回】
  下一页新闻
关于我们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旧版回顾
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南京通达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蜀汉路265号 ICP备案号 51101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