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模式
首 页 新闻中心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法院文化 互动交流 四川法院
  当前位置:首页>法院文化>文化动态
“大哥”的变化
发表日期:2019-10-30 来源: 作者:

 

如果你现在在田埂边再碰到“大哥”,估计很难将他认出来。

眼前的人,面容黝黑,笑容爽朗,脚上一双泡沫凉鞋,裤腿挽得一边儿高一边儿低,头上带着顶编织帽,帽檐已经脱了线,顶上还有些油腻发黑。

“大哥”为什么叫“大哥”?有两个故事。

一年前,为了冲刺脱贫攻坚、充实“六个一”帮扶力量,“大哥”被确定为孔龙村的驻村工作队员。到孔龙村的第一天,“大哥”穿得很帅,西装革履,皮鞋蹭亮,镜片也反射出五彩的光,有点儿像周润发年轻的时候。

村子里觉得来了个大人物,大家又是兴奋又是紧张,很多人目送“大哥”走进村委会,直到他从公文包里掏出证件,才打破了众人的幻想、满足了大家的好奇心。

工作证上写着:剑阁县人民法院,法官助理,刘陶。

十年前,刘陶还是刑庭的一名书记员。那时候没有法官助理一说,很多老百姓觉得,“书记”嘛,书记肯定比庭长官儿大。一开始,大家也闹不清合议庭和书记员是什么关系,老百姓的逻辑是:开庭审案的时候,后面坐着三个人,前面坐着一个人,那坐在前面的肯定比坐在后面的地位高啊,“刘书记”肯定更厉害。

不能喊刘书记啊。刘陶反复解释,我是书记员,一字之差,这意义却差了十万八千里。这个时候,刘陶还不是“大哥”。

“大哥”走红在2008年。地震之后,剑阁法院审理一起诈骗案,8名被告人,8名辩护人,案情也颇为复杂。案子审了整整1天,笔录记了99页,都是刘陶手写的。

开完庭,庭长拍拍刘陶的肩膀,不无感慨地说,小刘啊,你比我们仨辛苦!

99页的庭审笔录很快在圈子里传遍了,刘陶创造了该院有史以来单人手工速记的最高纪录。而此后的几次庭审记录“大比武”中,他都以“最全面、最准确、最工整”的记录夺取了第一名,于是渐渐得了个“书记员的带头大哥”这一谐称。

“大哥”在刑庭待了十年。十年里,三个审判员,只有他一个书记员。据不完全统计,在科技法庭建成之前,他用手中的笔写下的庭审笔录,加起来可以绕剑阁法院的审判大楼三圈以上。“大哥”自己却说:书记员里面,就属我年龄大嘛,虽然不是第一,但是绝对轻松进前五。

“大哥”后来退隐江湖,倒不是因为科技法庭,而是因为脱贫攻坚。其实这时候,江湖上已渐渐淡忘了“大哥”的传说。

新人年年有,最近特别多。很多刚进来的都是些95后的孩子,刘陶则一年到头扎根在孔龙村,偶尔回院机关办事,认识人的喊一声“刘哥”,不认识的还以为是某个村镇的干部。

这种变化,是悄无声息的。从“白得发光”到“黑得发亮”,从时髦洋气到简单朴素,从五谷不分到轻车熟路,从风花雪月到家长里短,从张口闭口讲法条到信手拈来谈政策......一年多以来,为了督促修建安置点,他顶着大太阳跑工地;为了帮孔龙村山顶的养猪场接高压线路、安变压器,他和队员多次协调争取,最后村委会楞是一分钱也没花;为了实现各组道路全通、居民点道路全硬化,为了解决老百姓集中供水的问题,为了把光纤牵到村委会,谁也不知道,他们到底流了多少汗、吃了多少苦。

有一点笔者知道,“大哥”平常住在村小的一个退休教师家里,屋子里没有任何信号,院坝里有微弱的2G信号,如果想登陆一下微信或者流畅地接个电话,就得狂奔到一里外的山顶上,“大哥”的生活可以说比卢梭还要瓦尔登湖。

他还扫过一月的雪,吹过二月风,烤过五月的碳火,淋过六月的暴雨,蒸过七月的桑拿,喂过八月的蚊虫,见证过九月的丰收和十月的满地秋黄。

阳玉婷/剑阁县人民法院  

 


  上一页新闻七十载同心 新时代筑梦 【打印】   【返回】
  下一页新闻我的十年,共和国法治七十年
关于我们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旧版回顾
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南京通达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蜀汉路265号 ICP备案号 51101000